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福州石山水户外运动俱乐部

登山、溯溪、冲浪、攀岩、露营篝火、极限运动。。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身挨地狱,心靠天堂----宁波海天自游人 晚香嶺  

2011-07-19 10:59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身挨地狱,心靠天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记福建福清闽侯十八重溪主溪穿越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“一木”、“骚哥”在贴子上再三提示风险、强度,所以跟贴30人,到行前会的时候仅为15人了,因为“藏铃羊”的怂恿,也为绝佳风景所诱惑,终于放下顾虑,翛然而往了。

     7月8日下午五点二十五分的动车,到了福州南站的出口整九点,与福建户外的“大少”、“云水禅心”相互寒暄后,登上接站的面包车,直奔福清的大化山草场,到了草场下的村庄,已是晚上11点。轻装上山,装备由越野车输运,海天14人,加上福州户外2个向导及随行共6人,20人的队伍深夜悉悉索索向山上进发。山下林木茂密,荔枝树、芭蕉树充斥村民的果园,荔枝青青还没有成熟,但青而不涩,吃一个十分提神。闷热难忍,汗如雨下;一个弯道再过一个弯道,路越往上越难行,路面上尽是拳头大小的鹅卵石,走的有些吃力。大概走了一半的路程,感觉有些凉爽,但是我已经落在队伍的后面,有人提醒海拔高了,队伍由“三江”收尾。忽然前面一阵喧哗,十几支手电头灯的光齐刷刷照在路面的一个地方,我满不在乎以为又是碰到夜行的牛了,牛群在紧张的避让人群,不料走到前面是一条“小青”,盘在路中间,摆出一个很酷的进攻姿势,“薪水”惊恐地从边上经过,“小青”从相反的方向做了一个进攻的动作,嘿,有惊无险!前面七八个人从它的两边走过,竟没有发现。“一木”真是眼睛贼亮贼亮的,看见并报警。我怔怔看了半天,就敏感度而言,人跟人就是不一样。再走了一程路,转过一个弯,大家的行囊已放在路边,越野车已经送不上去了!背上包包接着走,但是心里多了一份恐惧!走过了草滩,听见了蛙鸣。小溪潺潺,自然增添了几许凉意,其实已经到顶,来到了一个50-60米见方的草甸上,就是营地了,一看时间,已是午夜1点多了,扎营、洗澡、喝酒、就寝……

    大化山,海拔600米,位于十八重溪南部福清境内,穿越主溪一般都走这里,十八重溪景观由火山岩构成,裒集闽中地区的峰、岩、崖、谷、洞、石诸要素,地势险峻,地形复杂。

    昧爽,被知了的聒噪惊醒,再也难以入眠了,起床盥洗,芳辰缀赏。这是个不错的营地,草甸平整,四周被林木覆盖,郁郁葱葱。溪水清澈,野木偃蹇,翠屏葳蕤,是个野趣十足的小溪埠头。

从残垣断壁看,这里以前有人居住,且有薄地几亩,盖以为穷山荒野,交通不利,遂致民生凋蔽,因故搬迁。吃了早饭,照了合影,队伍开拔。福州的两位驴友,不知何因已经下山,剩下18人。

    早上行走,非常凉爽,路过一个隘口,“大少”说这里原本是土匪的关隘,因地势险要被强人利用,现在已被拓开,少了当初险峻的模样。之字型的连续下坡,路面开始凹凸,路边有许多红色的覆盆子(俗称摘摘公),酸甜可口。随着几声惊叫,不知是谁踩到了小青的尾巴,它没有攻击人,而是夺路而逃,(十分高明的选择,)向草丛窜去,好险!走到山下,越过一条溪,已经酷热难忍,一条大坝横亘面前,依次翻过大坝,下到谷底,才算开始溯溪。

    走入谷底,溪水平滑,但是山势初现峥嵘。越往里走越艰难,疏林开爽般的景致渐渐被高古幽奇的峰峦替代。恶得如此神秀,不由赞叹连连;趟过一滩浅濑,只见洞嵌绝壁,壁临绝涧,巨石怒起,苍崖翠壁,秀出干云。第一个瀑布到了,—铜锣瀑,对于汗流浃背、浑身透湿的我们是多大的诱惑和吸引啊,我们个个争先恐后跃入水中……

    玩够了接着走,这是主溪的上段,开始初次高绕,队伍扪萝探棘,古藤援手,野树披丽,走到顶端,而邃壑隐约。再往下走,直到听见虢虢的水流声;来到乌缸潭。乌缸潭是由三个大小不等的水潭组成,高古幽潭,妙于观瞻。连环三个潭是非常稀少的,两个大潭夹着一个小潭,小潭像一口大缸,小潭流出的是明流,流入是暗流,其旖旎的风景和独特的野趣就是驴友的原动力;我们游了二个潭,举头天眺,太古云岚,蚀壁皆翠。峰峦错耸,令人称绝!再逶迤着前行,来到猫跳峡。猫跳峡,碧水剔透,山势峥嵘,雄伟奇险,上下游的落差有50-60米,如果有什么闪失,领队的心是要被揪起来的!无路可行,只能从崖边放绳,小心翼翼贴着崖壁走,“小自由”精神抖擞,照料大家;“薪水”一个不小心,滑落到一个冰河时期的石臼中,好在有惊无险!众人抓紧绳索次第通过,然后再逐个跃入水中缓慢前行。我回头再望望猫跳峡的远景,兴奋、留恋。过了猫跳峡,再溯一段溪,只见重峦嶂叠,巨石棋布,绿藓青苔,光景奇绝。此时,身居谷底的队伍,上临千寻之盘薄,下有惊湍之濆激。涧断无路,林高暝色。我们则高石樾下,随地休息,“骚哥”、“大少”、 “云水”去勘察宿营地。我环顾四周,云烟披薄,林木葱郁,石壁岈然,向导“大少”本打算在尾岩洞这个位置宿营,但还有个把小时的路程,山谷中的天黑得快,如果天黑前到不了尾岩洞,只能将就着在休息的地方宿营。其实“骚哥”与“大少”在前面已找到了一个不错的营地,因为这个营地出过事,“大少”至今心有余悸,无奈只能将就着在凹凸不平的鹅卵石上扎营。吃过晚饭,雅兴荡然无存,倒头便睡。原本设想,睡前把顶帐揭开,仰视夜空,深邃渺茫,野外宿营要的是“繁星携慧思齐明,泉声共梵音同眠”那种效果。可是现实中,早已无奈倒在鹅卵石铺成的帐篷里,鼾然入眠。没有想到“旋律”和“一木”在夜间拿出捕鱼捉蟹的看家本领,山肴野蔌信心拈来,让人着实钦佩。

    凌晨二时,下起了小雨,人们一阵忙碌收衣物,听说领队和“骚哥”就没有合眼,下半夜他们一直观察水情,责任重大可见一斑!

    这一路走得辛苦,我不知明天还能否继续,“大少”宽慰说:我们是眼在天堂,身在地狱。“大少”是个经验丰富,体力健硕,有十年以上驴龄的领队。

    第三天早晨8:40拔营上路,直接从营地高绕到十一重溪的山顶,几百公尺高的山一直爬,这是从没有见过的山,浓荫蔽日,藤萝绕脚,野树绊人,刺巢抓衣。雨渐渐大了,队伍跌跌绊绊走在坑坑洼洼的山上,地上松滑难忍。伴着长年腐枝败叶散发出的一股股浓浓的霉味,每个人浑身湿透,艰难地攀爬。远近林木,根屈盘带石,枝蓊郁含雾。下山更艰巨,全是靠抓住野藤和树枝,攀着岩石,一步一挪。上面的人不注意,一块石头滑落,下面一片惊叫;我登下一块砺石,刚好砸在“风云”的镜头上。在崖上走更不能掉以轻心,一步不慎,不堪想像;这一程连“旋律”也走得很苦。除了天雨地滑,不堪重负,主要是双脚被沙滩鞋磨出许多水泡。“旋律”很无奈,后果很严重,这一路再也没能出现磁性十足的嗓音了。雨也没有停的意思,一直在下,这样一来,林子里倒显得十分凉爽。在一颗横偃斜披的古木下,有一个简陋的土地庙,一看落款,是乾隆戊午年(1738)立的古碑,没有香烛,只能双手合十,以示崇敬。

    队伍已经“偏依最险之处,独立无人之迹”,当然“负劲节以谁赏,抱孤心而谁识”这种境界,不是每个驴友的追求。何况,“冀浮丘之诱接,望安期之招迎”更是尘外之想。我们只是杖策孤征,入涧水涉,登岭山行,陵顶不息,穷泉不停的一群凡夫俗子,仅此而已。

    到了乌龙吐水,大家惊叹大自然鬼斧神工,瀑布从一个圆圆的岩洞里下来,流到下一个圆圆的岩洞。仰头而望,瀑布后面的崖壁一重接着一重,峰峦危矗,层次感非常强。如果不是穿越的强度太大,真有随处陡现的“水作琴中听,山疑画里看”的闲情逸致;如果不是“野水无人渡,山深少炊烟”的荒凉感,心中定会多一份风花雪月般的调门;如果不是“刻削临千仞,嵯峨起百重”的高峻奇险,对于十八重溪就不会如此敬畏的铭心。

    中午吃点干粮,本来安排在空中走廊岩降,无奈下雨壁滑,活动只能取消。

在景区里穿越易如反掌,越过浓浓的麻竹林,不久便是知音瀑布,知音瀑布是由相距不远的二支水流组成,其水迢迢而下,秀丽生动,现在已经开辟为景区的一部。

    “中岩罢燠,飞霜为之夏凝;飞流夹巘,霸图得以再现”的十八重溪将要作别,若夫时空倒转……

六个女队员的耐力着实让人赞叹,女性的吃苦耐劳让须眉甘拜下风。出景区大门合影留念,车在闽侯的田野上奔驰,闽侯的风景毫无掩饰地向驴友敞开,芒果树早已挂果,荔枝已经飘红,而橄榄青青,无时不在诉说闽中的富庶和一派生机。

    闽侯、福清多奇山异壑,仰其郡望,历数所出,为文则胸怀沟壑,从政则民族国家,盖多与山水攸关矣。

到了闽侯的登山训练基地,像是从地狱来到天堂,荔枝、西瓜,加三百块一桌的晚饭,由“骚哥”精心安排,此时,佳丽莺语哝哝,伊人浅笑晏晏,与高绕十一重溪的难苦时刻完全是两重天了,我十分感慨,海天的领队都具备某种魔力,加上“骚哥”,说是平分秋色,觉得意犹未尽;应是:龙虎蛇蟠现八极,各领风骚三百年。作为海天的一员,倍感骄傲与归顺。

    如果说十八重溪穿越有什么收获?我想第一,团队齐心通力合作;第二,物质生活无止境;第三,不要被表象所迷惑,女性在关键时刻的忍耐力是毫不逊位于男性的!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1.7.17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晚香嶺拜撰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